檀幺

【授翻】【德哈】Providence by:Lomonaaeren(6)

掉马进行时!机智如我Draco~

这一章真心拖了很久,就很抱歉,不过现在期末也考完了,四六级也结束了,就可以恢复之前的更新速度啦,再次抱歉Orz



Providence by:Lomonaaeren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83520/chapters/627530

Summary: Harry is in love with Draco. Draco won’t look at him twice.But even though Harry can’t have him, Draco still needs someone who makes himhappy. And Harry has an obvious solution: write Draco letters whilst pretendingthose letters are from Astoria Greengrass, so that Draco will fall in love withAstoria, who adores him. It’s so brilliant it just has to work!

 

简介:Harry爱上了Draco。但Draco不会再看他第二次了。可即使Harry不能拥有他,Draco仍然需要一个让他开心的人。对此Harry有一个明显的解决方案:给Draco写信,但同时假装那些信是来自Astoria Greengrass,从而使Draco爱上一直十分爱慕他的Asroria。这是多么聪明的一个主意只要Harry能成功的做到它。



  Chapter 6: What Astoria Greengrass Wrote

  Draco站在他的衣柜前,歪了歪脑袋,他想知道什么样的长袍会吸引一个男性情人。他确实知道如何打扮一个女人如何打扮才能吸引男人,不过当然,他从没那样做过。

  然后他摇了摇头,哼了一声,他不想再把过多的心思放在这件事上了,也许到时他会发现那个男人是个很讨厌的家伙,而在随后的见面过程中除了两人的互相厌恶以外什么都没有,这完全有可能。

  更重要的是,当他还只是穿着普通的校服时,这个人就已经被他吸引了,所以现在正试图将自己打扮的不一样的他看起来可能就像个傻瓜,甚至更可能的,到时候他的写信人还会开始认真的猜测为什么他今天看起来好像有点不一样。

  最后,Draco选择了一件炭灰色的长袍,他知道这件会衬得他的眼睛闪闪发亮。他站在镜子面前欣赏了自己几分钟,他知道当他笑起来时,那样子绝对耀眼,甚至可以说富有毁灭性,极具杀伤力。

  现在。他转过身,时钟告诉他此刻是六点三十。我将要征服一个自认为可以征服我的男人。

  


  “你确实没问题么?”Astoria向身后瞥了一眼,好像即使屁股后面没有镜子她也可以看得到自己的长袍下摆一样。

  “很完美。”Harry后退一步,研究了她一会儿。是的,这件长袍还是很有效果的,它是纯白色的,上面点缀着银色的装饰,随着Astoria下楼而扬起的裙摆让她看起来像是一个天使。他微笑着,用他那令人安心的神情迎接着Astoria紧张的凝视。“很完美。”他再次轻轻地说。

  Astoria舔了舔嘴唇,“我只是在试着想象他看到是我时会怎么想。”她说,“这很难知道。”

  “他一定会惊讶的,这毫无疑问。”Harry平静的说,他从Draco和Ron的对话中得知Draco怀疑是在部里工作的人。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当他看到Astoria写出了信时,他不得不相信,“但他会接受你的。他有什么理由不呢?你很漂亮,是纯血,并且有能力照顾他。”

  Astoria很忧郁地从镜子里看着他,“许多想要抓住他的女人都是这样的。”她说,“但她们都很丢脸的被拒绝了。”

  “但你不会。”Harry说,“你有吐真剂?”

  Astoria举起一小瓶清澈的液体。

  “很好。”Harry把魔杖碰在她的太阳穴上,并哄着她把她的魔杖也抵在他的太阳穴上。然后他开始低声的念着咒语——这将构成他们之间有限的心灵感应连接,Astoria因为它的形成颤抖着喘气,Harry也在尽力控制着自己不做出同样的反应。

  那就好像突然之间一个回音室在他的头骨之间打开,除非他集中精神,Astoria的思想在他听来就像麻瓜电视机雪花屏时的嗡嗡声。

  你能听到我么?

  他可以,Harry朝她微笑。是的,你呢?

  Astoria再一次抽了一口气,他再一次微笑了。他很高兴即使在Draco的诱惑下——对,诱惑,肯定的——他仍可以让Astoria注意到些别的东西。

  他向她伸出手臂。

  记住,我会在你桌子的右边,在隐形衣下。这个咒语还没被证实可以在很长的距离下工作,我可不想在这种情况下测试它。

  Astoria点点头。她的脸色渐渐不再苍白,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可爱的决心。Harry披上他的隐形衣,带着她出了门,一起幻影移形去了Merlin’s  Tor。



  身穿银色斗篷的服务员迎上了踏进门的Draco,并向他鞠了个躬。Draco耐心的站着,等着服务员替他脱下他的斗篷。当然,这个男人远没有家养小精灵那样细致和恭敬,但Draco已经可以忍受这种糟糕了。

  服务员陪同他走向各种奇形怪状的桌子中的一个,Draco趁这会时间环顾着这里。这是一个开放式的建筑,大理石和玻璃构成的幕墙从中心螺旋着向外延伸,不得不承认混着茉莉香气的风比其他更多餐厅的异国花香有着更意想不到的效果,但雨在哪里都还是一样的下。墙上的镶板在固定的一个范围内缓缓转动,呈现出亚瑟王传奇的各种场景和夜间山后的图像。总的来说,这是一个泛着银色的,柔和的地方——看起来像个太阳升起之前的闹鬼的月夜。

  “应该已经有一个为我定好的位置了。”他告诉服务员,他觉得他的写信人应该不会笨到忘记这件事,“我是Draco Malfoy。”

  “啊,Malfoy先生,当然。”服务员说,带着他穿过房间,从一个奇形怪状的桌子走向另一个,星空在他们头顶之上旋转,Draco微微抬头朝他的出生星座瞥了一眼,“祝您美餐一顿,愿它带来的美好不亚于您的伴侣。”

  Draco好奇地看了一眼这个服务员。他也是同性恋么?还是说他的写信人已经如此出色以至于其他人也不由自主地谈论他的才华横溢和美丽外表。

  好吧。Draco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他当然是出色的,毕竟他选择了我。

  “这里就是您的位置,先生。”服务员轻轻地说。

  Draco转过身,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他的心跳的厉害,他不知道他会看到谁坐在那里,但他的心情比他曾认为的还要好。

  然后他看到了Astoria Greengrass——那个坐在那里的人。

  他足足僵住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走向前。

  当然,他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办。



  他看起来很生气。Astoria的声音像一只跳动在Harry大脑表层的昆虫,试图进一步的传递她本人的紧张。

  他只是看到你很惊讶而已。Harry坚定地回答。

  Astoria镇静了下来,然后从座位上轻松的坐了起来,向前探身朝Draco伸出了一只手。

  Harry不知道是他的话让她安心了,还是她终于想起来了他就坐在她旁边的桌子——小心地藏在隐身衣下,他就在这,不会让她有危险的。

  要是真的有人会有危险,那也是我。Harry想。

  一看到Draco的脸,他的呼吸和心跳就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当然,还不足以让他被发现,但也挺不方便的,要是他这样被Draco的外表所影响,他会犯错误的。

  这也再一次证明了他不适合Draco,一个真心爱Draco的人会迷恋他的长相么?一个真心爱他的人,不是应该更深入的探究他的缺点,或者学着如何与他相处么?但Harry从没做过这些。

  他犹豫在自己对Draco那些缺点的看法中——就像他拒绝放弃他纯血的偏见一样,那是可以理解的,他觉得Draco只是需要清醒一下,然后认识到这个世界上除他自己之外的其他人的存在。而且除了在信中,他不能一味地批评他们。

  但Astoria甚至不把那些看成是缺点。Harry看着Draco优雅的低下头吻上Astoria的手背,想到。

  他们才是在一个世界里长大的人,他们会比我和他更适合彼此。

  Draco隐藏起了自己的愤怒和对报复的渴望——暂时的,他想要的是Astoria亲口承认自己的欺骗。她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从一开始就是。Draco知道如果他有足够的耐心并展现出足够的魅力,他可能会更轻松地得到想要的信息。

  不过有一件事他是肯定的——即使她已经向自己展示了吐真剂,并眨着亮晶晶的眼睛,挑战性的示意他把魔法羊皮纸给她——她并不是他的写信人。

  这不仅仅是因为相比他的写信人和Astoria试图引导他得出的“明显”结论他更相信自己母亲的观点,而是因为他根本不认为Astoria的身体里会藏着一个征服者的灵魂。

  她笑的时候确实很可爱,甚至足够让她在刚开始的几分钟从他这里多得几次分。但Draco想象了一下他的写信人与他斗争的样子,肯定不是现在这样——只要他愿意,他最自然的举动也会迷住Astoria。就像这样,他把袖子往手腕上拉了拉,清楚地看到她的瞳孔放大了。

  不,她不是他的写信人。

  但也许她可以把Draco带到他身边,即使她是不情愿的。

  不过当她提出要开始写信时,Draco冷静了下来。

  一个人是骗不了魔法羊皮纸的,我倒想看看她打算怎么办。而且,她也没让我先使用吐真剂,要知道如果我是她的话,我肯定会那么做的。所以,同意的话我也没什么损失。

  “当然。”Draco用一只手撑着下巴,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把你像现在这样看到我时想说的话都写下来吧,就像你不是在餐厅里一样。告诉我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或者说,当我们共处一室时,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

  Astoria的瞳孔更大了,但她骄傲的抬起下巴表明她接受了他的这个挑战:“你这么肯定么,即使现在?我们不会?”她问道。

  Draco感到一丝厌恶。但他知道,要是放在几天前,他也会被这所诱惑,或者至少为Astoria愿意接受魔法羊皮纸的考验而动摇。要不是他母亲看到了他的信,并带他看清了事实……

  我的写信人确实很聪明,但还没聪明到可以逃脱我。

  “这封信将起到说服我的作用。”他说。Astoria垂下眼睛,从睫毛下面向他微笑。

  “它肯定会。”她喃喃地说,然后拿起一只她向来得随身携带的羊毛笔,开始写起来。



  我想他已经看透了。Astoria像只焦虑的松鼠一样在Harry脑袋里喋喋不休。

  他没有。Harry可以看见Draco嘴角可疑的弧度,但至少他还没有转身大步离开或者直接把羊皮纸扔到Astoria脸上。即使这个餐厅里没什么人认识他,而且他也有理由那样对待可怜的Astoria,他还是没有这么做。Harry皱了皱眉头,再一次确定Draco关于面子的缺点根深蒂固。

  现在,我说什么你写什么,然后记住之后我告诉你的咒语。

  Astoria把她的羽毛笔移到羊皮纸上,顺着Harry的话开始写。


  不能让其他人难堪。

  我知道你是这么想的。

  当你从门口走进时,当你的眼睛打量着餐厅里的每一样东西时,我就看得到你的想法。你估计了所有东西的价格,然后因为没有一样比得过你庄园里的东西而放松了。当然,如果有什么那样的东西,你肯定会坚持把它买回家的。

  你不能忍受挑战。

  这是你最后的,最严重的过错。

  却也是我无法理解我对你的爱的原因。


  Astoria的手颤抖着,猛地向他看过来。Harry镇定地坐着,保持着心灵感应链接上的平静。也许她会因为这个开始怀疑他的动机,但Harry知道自己更深切的想法,那不只是表面上会被Draco的举动时刻牵动的感情,他对他的爱深切到足以他清醒的把Draco交付给一个他更值得的人。

  他知道。

  然后Astoria的视线又回到了羊皮纸上,她平静的写着,凝视着,仿佛是被那些浮现出来的文字所迷住了。


  难道我会和一个只想着如何制服我的人在一起?我享受的是一场比赛,而不是固执的争斗。而我知道这让你很受不了,因为你无法使我屈服于你。而如果我只为了看看将会发生什么而屈服,那又会让我很难受,甚至决定离开你,因为我也不想你屈服于我。

  这是一个僵局。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都需要改变。我需要更好的了解你,而你需要放下关于你的高傲,更多的观察和思考。你得知道,其他人也有他们自己的内心世界,那些与你无关,更重要的是你要学会从某个角度关注那些不同的内心世界。我不知道该怎样劝你,我一生都是在关心并爱着别人。可我不知道我自己的美德的来源,我怎么才能帮你获得它们?

  不可能,那是疯狂的。

  每次我想到要和你一起生活,想到要爱你的时候,我都这么告诉自己。

  我们不合适。

  但我想我无论如何都会提出来的,因为可能我还是错了。我了解你,因为我无法不看你。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可以预测到你的一举一动,更何况你还将你的许多动机和真实情感隐藏在了面具之下。那个面具也在愚弄着我,就像它愚弄着公众一样,尽管可能不是那样。但也许你可以学会接受得到一个永远的对手,也许有时我可以分担你的想法。

  我想我永远不会知道结果,因为我只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方,而另一半的决定权在你——如果你愿意克服自己的缺点,如果你愿意只带着你最真实的力量和诡计和我交锋。

  Draco,我想对你说:有那么一个人,他永远不会离开,也永远不会退缩,他只是想着怎样能掐着你的脖子并让你清醒清醒。

  你真诚的朋友。

  一个绝对渴望着更多的朋友。


  Astoria在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浑身发抖,Harry不得不伸手安慰地抚过她的后颈。

  记住这个咒语。他告诉她。我知道他会怀疑笔迹不一样,但咒语会处理好这个的,现在,把信交给他。

  好。Astoria的声音压抑着,不像之前那么激动了。当她把信交给Draco时,她的手也不再颤抖。

  Draco接过信,几近痴迷的读着它,Harry满意的笑了。

  这会有用的,它肯定会有用的。他想。

  他只是不确定他现在是在安慰Astoria还是他自己。



  Draco仔细地看着这封信,他不想指出那些本来就显而易见的事情,但他也没什么别的选择了,他现在只是想再好好看看这些话。

  是的,这确实是他的写信人写的出来的话。尽管他确信Astoria不是他的写信人,但不得不说她还是设法模仿到了那种大胆的态度,那对Draco的缺点、笑声和渴望的某种蔑视。Draco本来不想让Astoria太没面子,因为那些话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他,而且他也知道他现在是在一家公共餐厅。

  但是当Astoria一直用快要放光的眼睛盯着他看时,他觉得自己再也忍不下去了。

  “你的笔迹和我收到的信不一样。”他说,声音温和。但如果有人真的了解他,就会意识到他现在有多生气。

  我更倾向于聪明的敌人,而不是企图用这种可怜的策略吸引我的人。

  Astoria挑挑眉,举起她的魔杖,她施了个咒语,但Draco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羊皮纸上的文字确实起了变化,就像他之前去找Granger时她做到的那样。过了一会儿,文字有了新的形状,Astoria用她的指甲轻轻地敲了一下那封信。

  “我想你应该再看一次。”她说。

  Draco低头一看,确实,现在的字体和他收到的所有信件都是一样的。

  他假装对这些文字进行着深入的研究,同时默默地从眼皮底下扫视着Astoria。他看到了起码有两次——但对他而言已经足够多了——Astoria的目光朝向右边,向着另一个桌子。

  这可能只是一个假的暗示,但Draco冒险轻轻地侧身瞥了一眼,看到了一丝扭曲的微光,那证明确实有人正坐在那里,并用魔法掩饰着他自己的行踪。

  Draco努力抑制着自己的咆哮。

  我的写信人就在这里。Astoria正在向他请教,他们找到了什么方法愚弄那张魔法羊皮纸,来让她可以写的出他的话。。我真是想不明白他们的动机,但我不会让他们再把我当成傻瓜一样对待了。

  Draco终于抬起头来,Astoria正向他轻轻地笑。Draco发出一声大笑,她立刻收起了笑容。她很有礼貌,没有惊呼出声,但她的脸已经有些微弱的苍白。

  “我不傻。”Draco说,“我不喜欢被欺骗,我也不喜欢被人像对待孩子那样对待,总是喜欢代替我做些自认为是为我好的决定。”他没有提高嗓门,他也不需要。他看得出自己的话越来越有力,像箭一样撕裂了Astoria。

  “你不是写得出这些话的人。”

  Astoria鼓起勇气假装困惑的向他眨着眼。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Draco,你看着我写的。”

  “写信人是个男人,我知道这一点。”Draco进一步压低了声音,迫使Astoria和那个因为某种原因不愿意与Draco见面的写信人注意自己,“现在他在哪里?”

  Astoria变得更苍白,但是她知道自己已经是被很温和的对待了,她低下了头。

  “也许我们是应该问问你的想法。”

  她说,她的眼睛颤抖了一下,然后扭头,朝向另一张桌子那边的微弱光芒。

  Draco站了起来,向同一方向转过身。



  不!Harry不敢相信她就这样抛弃了他。Astoria!你在做什么!

  我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Astoria在他的脑海里轻轻地、无可奈何地说。可惜不是我,我还希望——我还以为我能说服他。要是我成功了,他和我确实会以一种公平的方式来获得快乐,但我失败了,这也说明了一种假象是没法让人幸福的。他需要而且选择了的是——Harry!小心!

  Harry猛地看向Draco,发现他已经站了起来,魔杖直指Harry所在的椅子。他的嘴唇已经念出了第一个词,Harry知道那是许多束缚咒语开头的拉丁文。

  极度的恐慌抓住了他,以及剧烈的悲伤。他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企图欺骗Draco。他确实需要自己做选择,但与其让他意识到整个战术都是一个他必须鄙视的人的计划,还不如让他相信他的写信人只是因为太懦弱而不敢见他——也确实是这样——至少这样Draco还是可以有着属于他的骄傲,并把这看成某种失败的浪漫,而不是一种愚弄了他有一段时间的骗局。

  对他来说,自尊心受到伤害比任何事情都严重。

  Harry动了动他的脚,停了一下确定隐身衣可以把他完全包裹,然后开始跑了起来。Draco的咒语击中了他身后的椅子,他听到了木头碾磨的声音,肯定是那个咒语让椅子的腿都扭曲到了一个固定的位置。

  甚至不到一个完整的心跳的时间,Draco的脚步重重地踏上地板紧追着Harry。

  Harry诅咒着,一定是他自己的呼吸暴露了目标,他跑出大门,Merlin’s Tor周围到处是反幻影移形装置,你得走很长一段路,欣赏完四周的景色,才能到达餐厅。Harry至少得跑一千英尺长的距离才能脱身。

  所以你不该在这里停顿的。他责备自己,而与此同时Draco的又一个咒语击中了他的肩膀,他立刻再一次跑了起来。



  Draco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到这种地步,他的写信人发现自己所有的计划都失败了之后,不是应该站起来反抗他吗,他应该把什么幻身咒或者别的什么的都解除,然后好好解释一下,他应该紧紧抓着Draco的手腕,然后他们可以回庄园谈几个小时。

  他不应该跑掉的。

  但Draco不得不承认他很享受这个追逐的过程。他最开始就用了束缚咒,但随后他想起来这个地方不能幻影移形,所以他的写信人无法立即逃脱,所以他可以静静地追。

  而且另一方面,他更喜欢亲手抓住他的写信人。

  他紧紧地跟着那道微光,没有吼叫着让他停下来,而是在他的呼吸下数着脚步。不久,他们就在反幻影移形区域的边缘了,那微光减慢了速度,可能是他的写信人正在摸索他的魔杖。

  不过他显然没有好好注意他的周围。

  Draco扑了上去,他抱着写信人的腰,把他摁在了地上,同时扭着身体跨过了他的臀部,双腿紧紧地压着那个人的膝盖。他伸手压着那人的肩膀,凝视着那张看不见的脸,在他的小腹和臀部稍作厮磨。在此之前,他已经在愤怒和追逐中激动不已,而现在他也感受到了他的写信人的反应,这使他更为满意。

  “为什么要跑?”Draco沉声说,他低下头,希望可以把自己的呼吸撒到他的写信人的脸上,小心的将嘴巴触上应该是唇齿所在的位置。

  “实际上,你已经说过你是属于我的。”

  他试图衡量他的写信人的力量和体格,并琢磨着究竟是什么样的咒语让他无法看到他,而且不管是什么,它摸起来很柔滑——毕竟这不是咒语,而是一件隐身衣。

  这男人的肌肉很好,至少他可以很有兴致地勃-起并压在他身上。也不是说Draco很会评判别的男人的某个部位,但他会学着去做,他想。然后又俯身下去。

  “你是谁?”他低声说,“我的?至少。”他伸手想把隐身衣从那张该死的顽固的脸上掀开。

  那人扭开了脸,抬起膝盖撞上了Draco的下巴,不管不顾地用几乎能让他肩膀脱臼的力气地挣扎着。Draco跌倒了,蹒跚地站起来,听到了一声快速的、大致的咒语吟唱。他喘着气,发现只剩旋转的光芒在他眼前错落,他迷失了方向,只能紧紧地抓着魔杖低声抱怨。

  等到他再一次可以看清楚,空气中还回荡着幻影移形的爆裂声,他看见地上还留着一张小便签,是他的写信人的手笔。Draco抓起它,立即读了起来,尽管他的太阳穴还在砰砰地跳。

  我错了。现在我明白了,我不该欺骗你。我的行为比以往你在任何时候的都要糟糕的多。接受我的道歉,不管是关于试图把Astoria强加给你还是关于一开始的那封信。选择权应该在你自己手里。我不会再靠近你了。

  Draco把信揉在手里咆哮着。

  “我确实应该自己做选择。”他低声说,“而你也不该轻易退出比赛。”

  他重新想了一下,然后匆忙返回餐厅,但当他再次回到餐桌时,Astoria也已经走了。Draco闭上眼睛,镇定下来,意识到他必须向餐厅的主人解释一下。

  但那只是他表面的想法而已,现在他的脑子里充满了关于他的写信人的一切,充满了尖锐的愤怒和冷静的赞赏,以及无法摆脱的、燃烧的渴望。

  你不该给我这样的东西,然后又在我抓住诱饵时把鱼钩向后扯。但我会找到你,我会知道你是谁,我会和你继续这场战争。

  Draco感觉自己脸上的微笑正在扩大。

  不管最后是我驯服了你,还是你驯服了我,我都会深深地享受这一点,My writer。



评论(9)
热度(93)

My Draco.
Mine.

© 檀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