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幺

【德哈】None Of Our Buisness

突然想起来之前和大家一起搞事情写的这篇活动文,也懒得再重新发一遍啦,就转载一下捞起好了(*/ω\*)

德哈文化大院:

*活动文,活动说明


*写手名单


*弗雷德视角


 


 


说实话,我们决定把新研制出的恶作剧魔药在霍格沃兹校内找人试验还是考虑了很久的,因为这次的魔药一不小心可能会让我们被直接开除——那是一瓶“一见钟情”。


好吧,是我们把它命名为“一见钟情”的,很浪漫的名字不是么?也许作为一个恶作剧魔药的名字会不太适合。


哈,至于它的作用,字面意思,打开它之后,最先嗅到味道的人会不可避免的被互相吸引,不过一瓶魔药最多只能作用于两人之间。


我们打算把它放在魔药教室里Harry和Ron共用的课桌上,等他们做实验的时候自己打开它,至于选择他们两个的原因,嗯,我想,就是即使事后被发现是我们干的好事,也能更和平的处理,毕竟他们就算再生气,也不会对我们发射恶咒的。


应该不会。


不过现在的情况显然出乎我们的意料——


  


 


我跟George不紧不慢的跟在Harry、Hermione和Ron后面,走在去大厅吃午饭的路上,他们谈论着魔药课上再一次被无故扣掉的分数和一如既往惹人厌的Malfoy,就跟往常一样。


跟往常一样。


我得承认,这让我们有些惊恐。


我们等他们下课打开大门之后,还专门进去魔药教室看了一眼,那瓶药水确实被打开了,可为什么现在看起来完全没有起作用?


“我们的魔药没有用?”George戳了戳我,小声的说。


“我宁愿是这样。”我耸耸肩,同样小声的说。


“得了吧,Fred。难道你觉得我们的小Ron和Harry……” George做了个夸张的表情,“那太……可怕了。”


“小声点,他们就在前面。”我翻了个白眼,“可你知道魔药是不会有问题的,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本来就彼此吸引。”


“你们在说什么?”Hermione扭头,“我听你们提到了魔药?”


“啊,是的。”


“我们在想你们这节魔药课怎么样。”


“听起来又扣了不少分。”


“不过即使这样。”


“我们相信Harry也能从魁地奇比赛中。”


“把扣掉的分拿回来。”


我和George很同步的冲他们做了个鬼脸。


“哦,得了吧。”Hermione生气的说,“这次扣分的原因纯粹是因为他们太幼稚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Ron反驳,“你明知道是Malfoy先过来挑衅的。”


“是的!他每天像个五岁的小孩一样过来挑衅,然后你们两个就像同样五岁的小孩一样回击!”


“Mione,他甚至毁了我们的魔药!”


“嗨,其实我不想这么说。”Harry拍了拍Ron的肩膀,“但我们的魔药不存在毁不毁的问题,被毁掉的是我们的坩埚。”


我和George的目光瞬间集中在Harry放在Ron肩上的手臂上,略带惊恐的。 


但什么也没有,Harry收回了手,Ron涨红着脸生气的看着他和Hermione。


“哇哦,看看这是谁?”一个异常欠揍的声音在一旁响起,我扭过头,看到Malfoy一脸讥笑的走过来,身后是他那活像两只大猩猩的跟班。


“滚远点,Malfoy。”George嘶声说,我伸手将三个瞬间怒气冲冲的小笨蛋护到身后。


“哦天呐,三只红毛鼬鼠。”Malfoy摆出一副眩晕的模样,“我感觉自己的皮肤泛起了痛痒。”


他身后那两只大猩猩很配合的发出了某种可以称之为奇异的笑声。


“那么,Malfoy小姐。”Harry推开我的手走到他面前,一字一顿的说,“就算是为了呵护你那白嫩的肌肤,离我们远点。”


Ron因为Harry对Malfoy的称呼吭哧吭哧的笑了,我不想承认他那声音跟高尔和克拉布的有多相像,但Hermione看他的眼神显然更嫌弃了。


“长高点再跟我说话,疤头。”Malfoy苍白的脸泛起恼怒的粉色,“看看吧,魔药课上能把坩埚炸了的救世主。”


“那还不是因为你!”Ron冲他吼道。


“我敢说你的疤头朋友也知道这次不管我的事吧。”Malfoy嫌恶的上下打量着Ron,“那瓶魔药本来就不是这节课会用到的东西,是你个蠢货自己把它加进去的。”


什么?魔药?


我和George震惊的对视了一眼,Malfoy打开了那瓶魔药?


“看在梅林的份上。”


“谁能告诉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George接下我没说完的话。


Hermione皱着眉看着喘着粗气的Ron,脸上的嫌弃愈发的不加掩饰。


“魔药课上Ron和Harry做实验到一半发现少拿了东西,要我说,Harry一开始就不该让Ron负责去取材料的,他们两个在魔药上虽然半斤八两,但Harry脑袋至少还好用点。”


Hermione习惯性的扬了扬自己的下巴:“然后Ron就来找我借一点,Malfoy就趁那个时候凑过去找Harry的麻烦,他从他们的桌子上拿了一瓶魔药打开了,Harry还没反应过来,Ron就冲过去从Malfoy手里抢了过来,然后转手全到进了自己的坩埚。”


显然Hermione因为这件事非常责怪Ron的愚蠢和冲动,她平时看Ron不会表现得好像那是一只炸尾螺。不过其实我也这么想,我保证我们当时以为他顶多会好奇地打开那瓶明显只出现在了他的桌子上的魔药闻一闻看是什么,但真没想到他能那么干脆的全都倒进自己的坩埚。


这么看的话,这次确实怪不到混蛋Malfoy……


哦梅林!Wait!


这么说的话……


“天呐……”George呻吟出声。


“是Harry和……Malfoy?!”我不敢置信的喃喃道。


“什么?”Hermione疑惑的看了我们一眼,“你们也觉得Ron太蠢了是么?”


“什么?Mione?”Ron惊疑的回头,“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梅林的内裤啊,George。”我突然意识到什么,用胳膊肘撞了撞他,“可你看,Harry和Malfoy现在还是……”


George再次呻吟了一声。


哦是的,他们现在还是,跟以往没什么区别。


 


 


“Fred?George?”Harry抿抿嘴,“你知道我还是分不清你们,所以,叫我单独出来做什么?”


“啊,Harry。”


“你得知道。”


“……”我不满的看着George,“你不能这么断句,说好的我们一起告诉他的。”


“是你就说了一个‘啊,Harry’的。”George瞪着我。


Harry看起来很无奈地咳了一声:“所以?”


“好吧,Harry,记得今天课上导致你炸了坩埚的那瓶魔药么?”


“当然。”他疑惑的眨眨眼,“为什么提到这个?”


“我们得先向你承认。”


“那是我们放过去的。”


“你先别说话!”我趁他瞪大眼睛的时候抢先说道,“Harry,你得知道我们把它放到那里,是因为那是一瓶…”


“那是一瓶…”George接口,但他显然也无法顺利地说出真相,那真残忍,“那是一瓶‘一见钟情’。”


“它应该对最先闻到它的味道的两个人起作用,让他们被彼此吸引。”


“那是我们新研制出来的,你可以把它看成改良版的迷情剂。”


“我们把它放在你和Ron的桌子上是想拿你们做实验。”


“我们真的为此抱歉。”


不,我们当然不。


“可是。”Harry声音颤抖,“这么说的话,最先闻到的是我和Malfoy?”


我和George对视一眼,无声的冲他点了点头。


“可我们还是像往常一样啊。”Harry看起来惊恐,“这……这不代表那个的,对么?”


我得承认他真的很聪明,这么快就意识到了重点是什么。


但很不幸的 ,我们再次冲他点了点头。


“天呐……”他看起来快要晕过去了,甚至没有追究我和George如此恶劣的恶作剧。


“我们考虑了很久。”


“还是打算告诉你。”


“你得自己决定怎么处理这个问题。”


我舔舔唇,斟酌了一下语言:“而且你知道,Harry,Malfoy今天同样没有任何异样。”


这代表的事同样不言自明。


我不得不承认这件事放到别的任何两个人身上可能都是很浪漫的。


不过,Ewwww,Malfoy,我要吐了。


“可是!”Harry挣扎着解释,“我们都是男生!” 


George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Harry,我得说 ,如果你最先考虑到的是这个的话。”


“那么尽管上吧。”


“什么?”Harry哀嚎,“不!” 


我不再理会Harry自怨自艾的来回踱步,他自己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现在已经从Malfoy从小到大的恶劣事迹过渡到了他跟小时候比起来高了多少,看起来已经准备去给Malfoy告白了。


我锤了一下我的孪生兄弟:“出大事了,George。”


他咧嘴笑着,冲我挤眉弄眼。


“你觉得我们需要准备爆米花么?”


 


 


“我真的快吐了。”Ron咬了一口手上的鸡腿,毫无说服力的说。


大厅的另一角Harry跟Malfoy别别扭扭的坐在一起吃早餐,整个学校的人聚集在大厅里看着那神奇的一幕,维持着某种诡异的安静。


“我是真的想知道他们到底怎么……”Hermione顿了顿,似乎在寻找合适的措辞,“搞在一起的。”


这个措辞可真不怎么样。


“也许他们早就互相暗恋了许久。”George神秘的笑着。


“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契机互诉心意。”我被自己的用词狠狠地恶心了一下。


“毕竟彼此做了那么久的对头。”


“不过我更认为他们根本就没认识到自己喜欢对方。”


“就是很纯粹的,死对头”


“不过反正不关我们的事。”


Hermione对此不置可否:“确实,他们对上时就像一对闹别扭的幼稚园的小孩子。”


“幼稚园?”我对这个新鲜的名词表示疑惑。


“算了,不重要。”Hermione摇摇头,“不过Malfoy有时候确实让我也忍不住想揍他一顿。”


“其实我更想知道现在他们得到的那个契机是什么。”Ron说,苦恼的放下了手里的鸡腿。


“谁知道呢?”我笑了。


“也许是因为那瓶让你们坩埚爆炸的魔药。”George耸耸肩。


“那瓶魔药?”Hermione问 ,“那瓶魔药有什么问题么?”


“当然没有。”我和George异口同声的回答,“那不关我们的事。”


Hermione愈发奇怪的看着我们,但没有深究。


“好吧,不过它闻起来真的不怎么样。”她学着George的样子耸了耸肩,“就像Ron每次打完魁地奇回来时那一身的汗臭味。”


“什么?等等?”我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说什么呢,Hermione。”Ron奇怪的看着她,“那明明是图书馆里的那种带点灰尘的羊皮纸的味道。”


“等等?什么?”George同样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Ron。”Hermione没有理我们,她皱着眉说,“我们不是在上课前一起打开的那瓶魔药么,同一时间你闻到的却和我不一样?”


“看起来是的。”Ron同样疑惑的皱着眉,“早知道等Harry挨完老蝙蝠的骂后让他也闻闻了,不知道他能闻到什么味道。”


哦!


Fuck!


梅林啊!


我和George惊恐的对视着,许久,突然一起笑了出来。


“名副其实的契机,George。”


“现在看来是真的不关我们的事了,Fred。”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Hermione一字一顿的说,她似乎对我们的哑谜开始有些生气了。


“什么也没有。”我咧嘴笑着,“只是突然想到那天坩埚事件你对Ron的格外嫌弃。”


“你们当时跟平常挺不一样的。”George说。


“不,他们当时和平常很像。”我反驳。


“什么?!”Hermione看起来要疯了。


“什么也没有。”我和George对视一眼,看到了对方眸底满满的笑意,异口同声的说,“总之,来点爆米花么?”

评论
热度(257)

My Draco.
Mine.

© 檀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