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幺

【未授翻】【德哈】Providence by:Lomonaaeren(1)

没有拿到授权的渣翻。

话说这篇应该没有人翻过吧?反正我没找到……唔……

因为超喜欢所以就自己着手翻了,HE,算是Harry追Draco吧,嘿嘿嘿,个人比较喜欢看Harry倒追Draco的,就是这样……


Providence by:Lomonaaeren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83520/chapters/627530

Summary: Harry is in love with Draco. Draco won’t look at him twice.But even though Harry can’t have him, Draco still needs someone who makes himhappy. And Harry has an obvious solution: write Draco letters whilst pretendingthose letters are from Astoria Greengrass, so that Draco will fall in love withAstoria, who adores him. It’s so brilliant it just has to work!

 

简介:Harry爱上了Draco。但Draco不会再看他第二次了。可即使Harry不能拥有他,Draco仍然需要一个让他开心的人。对此Harry有一个明显的解决方案:给Draco写信,但同时假装那些信是来自Astoria Greengrass,从而使Draco爱上一直十分爱慕他的Asroria。这是多么聪明的一个主意只要Harry能成功的做到它。

 

Chapter 1: What Harry Potter Knew    

  Harry Potter知道三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他爱上了DracoMalfoy,但是让Draco哪怕能在傲罗的战斗中再看他一眼,都是连麻瓜也不敢想的奢望了。

  Harry皱着眉头,用手蹂躏着他本就乱糟糟的头发,他在客厅里反复踱步。额,好吧,至少这个房间应该是被用作客厅的——Harry清空了这里的所有家具,并用舒缓的蓝色和绿色作为装饰墙壁的色调。这给了他一个地方让他冷静下来——如果他可以,或者是像现在这样反复而焦虑的走动着,以此来强迫自己做些思考。

  “如果我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绝对不会在战争结束后如此注意着那个混蛋了。”

   但那其实似乎是一些很自然的注意。然后,当他意识到Malfoy正在做一些事来努力摆脱他姓氏上的污点时,Harry就认定他并不像他父亲一样有罪了。当然,如果他梦见自己能远离自己的罪行,并且没有人记得,那他才是真的做梦。Harry仔细的研究着他的消费习惯和傲罗的报道中记录的从Malfoy庄园捐赠的文物。

  令他感到惊讶的是,Malfoy的行为竟然是如此真诚的。他实际上是靠他自己的意志放弃了那些黑暗的物品,并上交给了傲罗。他遵照着新的法律,出售了他曾保留下来的对他来说太强大的某些东西。他为他的庄园买了新的家具。他为慈善机构捐赠,但常常是匿名或者给那些不怎么宣传的较小的慈善机构。他去看了他父亲所在的监狱和他身处圣芒戈的母亲——她在那里接受治疗,来找回她在阿兹卡班失去的健康。Harry慢慢放松下来,认为Malfoy实际上,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吸取了教训。

   而现在,Harry把手放在头发上,懊恼的扯了一下。因为他实在是无法及时回到不久前的过去扼杀稍微年轻点的他自己。

  他当时应该早点把目光移开的。他应该让自己去参与成为傲罗的常规训练。在Ron和Hermione为婚礼而做准备时,在他用巧妙的手法摆脱了伏地魔死后的,数不胜数的“只是占用你一点时间”的冒昧采访的包围时,他就该及时把目光移开。

  但是他没有。他把自己的注意力毫不吝啬地放到Malfoy身上,甚至只是恶趣味的想去看看Malfoy会不会在那些耻辱已经褪色后选择成为一名隐士。Ron曾经预言过这一点,他说即使是Malfoy也不可能在他家人做过那些事情后当众露出脸来。

  相反,Malfoy重新回到了这个世界,并做了一些匿名的捐款。然后他就可以做另一些秘密的买卖,在傲罗的监视之外。因为那些捐款会使得傲罗们被迫放松警惕——部里总有其他更重要的事需要去做。而Harry很紧张,本能的,他觉得Malfoy在建立一些更强大的东西,并准备好了如何打击他,如果他想成为下一个黑魔王的话。

  可又是相反的,Malfoy是为那些试图应付战争后果的人开辟了一个避难所。他们可以来到他守护着的六栋建筑,许多花园,两个草地和一小片森林里,与Mind-Healers交谈,或者每天睡二十个小时的觉,又或是试图淹死他们的悲伤。而所有他们可以想到,可能帮助他们的任何其他治疗方法,Malfoy会尝试提供。

  Harry曾亲自到过那个地方一两次,把他能想到的所有法术都投了出去——他认为它们可以发现黑魔法,但什么事也没有。当Harry凝视着其中的一些房间时,他感到有一种渴望穿过了他——对和平,休息,光明的渴望。他并没有做过噩梦,至少近期没有。他受到的心理创伤也远小于,比如说,George的。但他仍然可以躺在他看到过的一个阳光充足的房间里的,宽大的,蓝色的床上,四面都是玻璃做的墙壁甚至可以让他看到每一个可能存在敌人的方向。然后他就睡着了。

  他对那个地方所需要考虑到的事情和所需金额印象深刻,他知道Malfoy正试图和最有理由恨他的人一起工作,他面临着被拒绝的可能性,不断的嘲笑,甚至攻击。而Harry,因为当年那个男孩对拒绝的厌恶,在Malfoy的手上受了六年的刺激,所以他并没有觉得这些对一个成年的男人来说可以处理得更从容些。

  Harry停了下来他到达了客厅的另一边,他的头一下子撞上了一块被特别软化过的墙壁,他也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停在了那里。

  即使那样也还不够。Harry可以钦佩Malfoy,同情他,向他致意,然后让他走开。

  而不是与那相反的,他付出更多的注意力,然后更多的关注,更多的关注,然后注意到他心中所有微小又微妙的涟漪,都来自于Malfoy,和看他将自己完全融入了社会。

  他发了一封匿名的道歉给韦斯莱,伴随着一个漂亮的礼品——金加隆。大小刚好让韦斯莱接受它,而不是因骄傲而拒绝它。罗恩已经完全惊呆了,并选择了它可能来自的五个或六个可能是杀了Fred的食死徒的家庭。而从来没有人提到过Malfoy,如果Harry不是在过去几年盯着Malfoy的无数信件从而记住了他的字体,他也不会想到这一点。

  不久后Malfoy开始公开表示,他欢迎更正他对Muggleborns的看法,但如果没有人有合乎逻辑的论据,他更愿相信纯血的优势。他优雅地处理收到的信件。有好几次,Harry听到吼叫信斥责Malfoy对他的偏见的尖叫声,他看到Malfoy稍稍抬起眉毛,轻轻抖动他的魔杖,剔除了吼叫信的灰烬。但是,他在公开场合的辩论还是渐渐变得更好,报纸上所引用的言论也在缓慢增加,这都表明了他的信仰正在改变。

  当Malfoy把他的母亲从圣芒戈带回家的那天,Harry也在那里。一些保护性的咒语环绕着她,因为周围的摄像机和报社记者实在有些恐怖。他听到有人冲Narcissa大叫:“丈夫是一个杀人犯的感觉怎么样?”Malfoy转过身去,目光冰冷的注视着问出那个问题的人,那女人蹒跚地向后退了几步,她的相机掉到地上,脸色一片苍白。

  那是Malfoy在Harry心中成为Draco的那一天。

  那也是Harry意识到他有一个严重的问题的那一天,因为Malfoy只约会过女人,他没有对哪怕一个男性表示出过丝毫的兴趣,而即使他是双性恋甚至同性恋,Harry觉得他的机会也因他们之间曾经的历史而变得十分渺茫。

  Harry停了下来,叹了口气,然后再次将他的头撞在柔软的墙壁上。

  他知道的第二件事就是Draco是孤独的。

  他和女人约会,当然,但他从不跟她们在一起。Harry曾见过他几次,先是在战争后的侦察中,当时傲罗们还是觉得应该在战争后谨慎的留意食死徒的后代,然后是通过报纸和自己着迷的观察,Draco会在晚上开始大笑或调情。他会对约会对象的笑话微笑。他会以明显的爱慕之情注视着她的头发、珠宝或长袍,或是她想让他注意到的任何别的什么东西。他是Harry见过的少数几个对这种事很敏感的人之一。Merlin知道Harry从来没有办法对Ginny做得那么好。

  但到了傍晚,他会向后靠在椅子上,眼神会开始徘徊。慢慢地,他会给他的约会对象简短的回复或者干脆不作理会。她们中的大多数人并没有在意,而是太着迷于自己的吸引力和时尚。但是当Harry看到Draco盯着进入房间的每一个新人的样子——特别是看到Draco嘴角那略显扭曲的微笑时,他明白了。Harry自己也有过这样的感觉,在有一天他决定放弃一般的约会,并希望他会发现Ginny对他是有吸引力的时候。Harry想要一个对他本身感兴趣的人,而不是那个“活下来的男孩”,而Draco是希望有人能让他恢复他失去的兴趣。

  每当Draco叹口气,以刻意的微笑回到自己的约会时,Harry就感到同情。当他直接在餐厅,剧院或Draco和他的约会对象所在的酒馆时,他不得不阻止自己释放自己的魅力或隐形斗篷,因为他甚至克制不住的想在那里举行一场游行,宣布他注意到了Draco,并且他该死的约会可以直接停止了。

  但Harry知道他不能那样做。Draco需要快乐。他需要有人可以提起他的兴趣,分散他的注意力,共享他的时间。他需要有人欣赏他所取得的进步,但仍然会轻轻地批评他以防他的骄傲,而当他滑倒的时候,他更需要一个人——

  一个美丽的,称心如意的,女性。

  然后Harry意识到,远比他意识到第一个问题更缓慢的,意识到他有第二个问题。他所爱的人并不快乐。这让他偶尔在夜里惊醒,仿佛有人掐了他一下。

  Harry Potter知道的第三件事,是Draco有一个十分明显的选择,但他从来没有注意到。

  之前,Harry知道,Draco对于如何准确的判断对方是不是只是迷恋自己的外表或者钱是很茫然的,这是他的盲点。Harry对此十分同情,因为他也不得不做同样的事情,直到他发现,如果他只是把注意力限制在他的朋友和家庭,而不是去寻找一个更亲近的人,他就能得到最好的结果,而这可能有人永远无法理解。

  但有时盲点可能过大了,在这种情况下,Draco的是。它包括了Astoria Greengrass,她不幸的比Draco和Harry小两岁,成为Daphne Greengrass的姐姐,德拉科曾经与她有过约会,然后确定了他不喜欢这个女孩,因为她那总是露出红晕的白皙的皮肤和无法掩饰她的内心的,明亮的绿眼睛。

  Draco看着她,只是觉得她是一个痴情的女孩——对他。而Harry看着她,却看到了更多别的什么。

  Astoria跟着Draco,以和Harry同样的不引人注意的方式。她用和他同样的眼神看着Draco,他确定,因为他就是那样的。但她有三个优点是Harry所没有的。

  她是女性。Draco可能会想要她,然而世界上没有希望表示他会想要Harry。想到这个,Harry用他的头用力地撞了墙,然后告诉自己别傻了。他为什么希望事情有所不同?如果Draco和其他人一样想要他——一个活下来的男孩,那么Harry一开始就可能不会爱上他了。

  而第二点是,她像Draco一样是一个纯血的家庭,并且了解他,和他的某些小事情,而对他那些的小事情,Harry永远不会这么做。

  最重要的是她没有受到这场战争的伤害,她当时已经离开了霍格沃茨,和家人在一个隐秘的避难所里。 Draco看着她时,永远不会看到他伤害过的人,或者他不得不做的事。

  Astoria爱着Draco的方式就像Ginny爱着Harry的。是的,那表面上看起来像是迷恋,但是Harry知道那种感情的力量,知道它是多么的纯洁和深刻。

  所以Astoria,至少是Harry第二个问题的解决方案——Draco的幸福问题,也是最重要的一个。而第一个不是任何人的问题,只是Harry的。

  但她自己就是第三个问题。Harry如何让Draco爱上她?他甚至不知道怎么让他注意到她。

  所有这三个问题和所有三个认知聚集在一起,让他在他的客厅——如果他有任何家具,那么这确实就是个客厅,焦虑的移动着,而这三个问题一起使他的步伐变得越来越快他的牢骚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厉害,然后他跌倒在地毯上,撞上了一块没有被特别软化的墙壁。

  而在他说“噢!”之前,一个绝妙的想法出现在了他的脑海,尽其光辉。

  

  “哈咯,Astoria。”Harry确保自己是微笑着打开了门,并尽可能的友善。他家门口的那位年轻女子已经把她的下唇锁在她的牙齿之间了,Harry知道她只有在十分紧张的时候才会这样做,“请进来。”

  “Potter先生,”Astoria的声音很低且柔和。差不多,Harry赞许的想。把Draco输给一个没有吸引力的人会让他更伤心。她走进门厅,环顾四周,仿佛她觉得会有食肉植物从墙上突然出现,随时吃掉她。“我很高兴你邀请我来这里,但是你为什么这么做?”

  Harry笑得更开心。是的,她是直接了当的。她将能够批评Draco或支持他,以他需要的方式。“因为我想和你谈谈Draco Malfoy。”

  Astoria的脸立刻红起来:“这很明显么?”

  “只是在那些刻意注意着的人眼里。”Harry温和地说,带领她穿过入口大厅,进入他为客人所准备的最小的客厅,那里最常见的客人是Ron和Hermione。Astoria看起来松了口气,她坐在舒适的黄色椅子上,把自己和Harry之间的距离尽可能拉大。Harry再次对她微笑:“茶?”

  “我……当然。”Astoria的手伸出来抚平她的长袍的褶皱。“Potter先生,说实话,你让我心烦意乱。你为什么要谈论Draco?你自己想要他吗?”

  Harry很庆幸他在那个时候携带着茶杯,不是喝酒,或者别的什么会让他把热的液体洒在房间里。就这样,他一直把眼睛放在杯子上,直到他准备好再次看着Astoria。“我想谈谈他,因为我认为你可以成为他需要的那个人”他说。“你足够坚强,可以支持他,而且你也爱他,就像他应得的一样。”

  Astoria再次脸红了,但这次她不再紧咬着她的唇了,Harry在心中为此点头。是的,她不会对自己的爱说谎。她了解自己的情绪,这是她在Harry的书中的一个好成绩。

  “但我们要怎么才能让他再看看我呢?”Astoria摆弄着她的发梢,Harry想他可能会一直温顺的坐在那如果他可以那样做。“那其实是没关系的,如果我爱他,就算他从来没有注意过我。”她的声音里第一次浸满苦涩。

  “我一直在想。”Harry坚定地说。“他需要的是能让他注意的东西,是的,但是每个月有几十人尝试这样做。所以我们可以尝试稍微迂回的路线。比如写信。它可能会吸引他,因为他得到的这么多,无非是责备或盲目赞扬。而如果你能给他一些机智的回应,我想你会吸引他。”

  “我真的不是一个好的作家。”Astoria的脸色再次变化,她低下头,轻轻晃动着最小的手指上的钻石戒指。“我不认为我能做到。”

  “所以是我,”Harry说。

  “你?”Astoria盯着他看。

  Harry点了点头:“我了解他,因为我和他一起上学。”他说,“我的感觉和你的感觉有所不同。”不,其实是相同的,但她不需要知道。“我会先告诉他我的尊重和钦佩,然后挑战他更多,去做更多。你可以在谈话中做到这一点吗?”Astoria点了点头,看起来很眩晕。“而我会这样去写。”

  “我……”Astoria无意识的做了吞咽的动作。“你真的不是自己想要他吗?请原谅,但这巨大的努力似乎只是为了你不在乎的人。”

  “我想看他快乐,”Harry说。至少这一点我可以说实话,这是纯粹而简单的真理。“他并没有那么……你懂的,他很孤独。”

  Astoria开始跟着他的每一个字点头。她又脸红了,Harry看出了Draco对她软弱的印象是从哪里来的。她看起来非常慌张,尽管她这时也是漂亮的。不过,Draco并没有停止在表面与他争论,他将不得不学习看着他未来妻子的脸红。

  “我想看到他高兴,”Harry说。“但他永远不会相信我,所以我们不能让他知道这是我的尝试。他不会因为任何愚蠢的理由注意到你,直到我们让他看到你的信。我会给你写两份信,一份给你,一份给他,当然我也会和你分享他的回复。所以就好像这些是你写的一样。”

  “我永远也报答不了你,”Astoria说,喜悦让她的声音闪闪发光,像彩色的玻璃。“但我想尝试一下。我能做什么吗?”

  Harry轻吻了一下她的手背。“只是让他快乐。而这就是我所要求的。”

  


  到了晚上,当Harry坐下来写这封信,胃里都充满了期待的美妙感觉。

  这是一种他可以接近Draco的,合理的方式,因为他不是试图迫使Draco与他在一起。他这样做是为了Astoria,为了Draco,他要让他爱的那个人快乐,顺便立刻解决他的两个紧迫的问题。

  也许,当他看到Draco在婚礼上向Astoria微笑时,第一个问题也就解决了。那时也许Harry就可以放弃他对Draco的爱,然后转到其他什么人的身上去。

  他早就知道他想对Draco说什么了,所以只是拿起羽毛笔去写是不成问题的。


亲爱的雪貂脸,

  我相信这个绰号可能足以让你坐下来盯着羊皮纸。现在你是否正看着你的肩膀,看看我是否在房间里。相信我,我不是,毕竟虽然我很擅长幻想,但也要寻找信息来源,告诉我有关我没有见过的事。而我只是想确保我有你的注意。

  不,我真的不认为你看起来像雪貂。虽然你英俊,但你的外表对我来说是最不重要的。

  这是来自一个真正尊重和敬佩你的人的信件,因为你在战争后对你的个性所做的改变,因为我知道你之前的样子。你曾是年少且幼稚的,你为那些自以为是属于你的东西挣扎搏斗着。当事情无法按照你的想法继续下去时,你会恼怒着咆哮。你也曾把Harry Potter的消息告诉了报纸。弥补你的错误意味着让你超越你自己,而你却有着太多的骄傲。

  但是你转过身来了,你改变了,Draco,我为你感到骄傲。有很多人这么说吗?我希望你妈妈能,但是妈妈和情人不一样。我知道你的一些约会对象会傻笑的骄傲,但她们只是为了让你赞美她们。

  我不是为了得到你的赞美,而是一个坚定的回答。如果你不感兴趣,请立刻说。但是如果你对一个注意到你在餐厅里所有无聊的眼神和每一次呼吸,一个每当你想做一件大事却搞砸了时都会屏住呼吸,一个在你每次证明了自己后都会为之庆祝,一个你应该停下来去认真看看然后永远无法移开目光的人感兴趣,那么就花一点点时间回复这封信吧。我不能说你会立刻得到回应,因为我的生活毕竟不能围绕着你。但可能几天后,或者在外面的一两个星期,你会得到我的回信。

  你在浪费你的生命和时间,但你显然可以做的更多。

  你的,

  一个非常真诚的朋友。

  

  咧嘴笑笑,Harry坐下来对这封信进行了反复的查看和确认。然后,他跳了起来,去寻找战争后买下的猫头鹰Grimoire,那是一只黑色羽毛的大角猫头鹰——尽可能的不同于Hedwig。

  如果一切都奏效,那么Astoria和Draco都会很高兴,而Harry也会很高兴成为中间人。

  当然,这肯定是会成功的。Draco怎么会对这些信件不感兴趣呢?他又怎么会不明白,当Astoria把他们的小提示从谈话中传递出时。

  Harry从来没有想到过一个不可能失败的计划,但他认为他现在想到了一个。

 

评论(5)
热度(89)

My Draco.
Mine.

© 檀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