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幺

【未授翻】【德哈】Providence by:Lomonaaeren(2)

这一章Draco的回信真的好苏,啊,被撩到。。


Providence by:Lomonaaeren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83520/chapters/627530

Summary: Harry is in love with Draco. Draco won’t look at him twice.But even though Harry can’t have him, Draco still needs someone who makes himhappy. And Harry has an obvious solution: write Draco letters whilst pretendingthose letters are from Astoria Greengrass, so that Draco will fall in love withAstoria, who adores him. It’s so brilliant it just has to work!

 

简介:Harry爱上了Draco。但Draco不会再看他第二次了。可即使Harry不能拥有他,Draco仍然需要一个让他开心的人。对此Harry有一个明显的解决方案:给Draco写信,但同时假装那些信是来自Astoria Greengrass,从而使Draco爱上一直十分爱慕他的Asroria。这是多么聪明的一个主意只要Harry能成功的做到它。


Chapter 2: What Draco Malfoy Read

  没有人,Draco想,没有人能让他感觉到什么不一样。他深刻理解到反驳这一点是多么的无聊。然后,他对坐在他对面的最新约会对象点点头,笑了笑。 

  当然,Anne Carter——他的约会对象,并没有注意到他微笑背后的无聊。谈话时她时不时晃动着她的脑袋,露出Draco给她买的钻石耳环,就好像是为了提醒他曾在她身上花了多少钱一样。当然,这也是他们进了这个高级餐厅的原因——让其他女人嫉妒,并让她们认识到她们是多么想坐在她的位置上,而他们不能。

  Draco用力绷紧下巴的肌肉,在一个哈欠产生之前止住了它,他很擅长这个。

  当他确信Anne深深地沉浸在了与自己的,涉及到了一个令人惊讶的冒险的谈话与调情中时,他靠在椅子上了,盯着餐厅,一如往常。他希望通过找到一个有趣的人来让自己分心。他只需要一个,而如果那个人在接下来的一刻起身并离开了餐厅,Draco就只能靠他留下的一点有意思的回味来生存了。

  而一如往常的,并没有那样一个人。哦好吧,Draco知道这里是有一些人,他们总是跟着他,希望能被他注意到。可如果他觉得他们是有趣的的话,他就已经在和他们约会了。就好像那其中的,Astoria Greengrass,她明亮的眼睛总是充满对他的希望和崇拜,就像一只小猫注视着最后一个喂养它的人。还有Celestia Halcombe,当Draco转向她的方向时,她马上把自己的目光转向了她的盘子。还有Brutus Adorno,在试图找出他良好的商业主张的采访中,绊了他的脚,Draco不止一次对自己说跟那些麻瓜出身的人相比自己是足够强大到不需为此在意的,但那并不意味着他愿意再次经历那个。

  “然后她说……”

  Draco用力揉了揉自己的下巴,叹了口气,然后拿起了他的玻璃杯。他正在做的这事——他低声对他的甜葡萄酒说,是为了他的家人而不是他自己。万一他出了什么事,他的母亲需要钱来保护她,她需要良好的声誉和足够的地位来支持她度过如果Draco离开了英国的时间——他很可能会离开,因为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无聊。而他的孩子——如果他有一个,他觉得这个期望正变得越来越不可能,他甚至找不到一个他想要和她上床的女人,更别说是一个会感激他为他们所做的事的,一个值得被称为一个小Malfoy母亲的女人。

  他以家族的名义,假装转变了他父亲所在时的信仰,他以家族的名义,花时间与那些让他浑身不舒服的人紧挨着肩膀,在镜头闪烁的时候绽放出灿烂的微笑。不过,至少他为战争创伤病人所设立的避难所给他带来了一定的满足感。每个人都赞扬他愿意提供他们想要的任何治疗的行为,却从没注意过那背后沉重的价格标签。而他作为一个优秀的谎言家,让每个人都承担了某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救赎”,而那可以让他的家人从人们那里再次得到应有的尊重。

  但是没有人能与他分享这个美妙的计划,他的朋友不是在Azkaban疯狂的追求着能让自己重回社会的救赎计划,就是已经去了国外生活。而他的父亲再也见不到太阳,他的母亲甚至因为健康原因无法离开家,尽管她会与Draco交换关于他计划渐渐成功的微笑,但这与和某个人一起讨论它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尽管那个人可能是反对的。

  Draco曾以他自己的想法设想过在Hogwarts会发生的一切——老师们像他的家庭教师一样向他鞠躬,而其他学生则是像家养小精灵一样。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那是可能会让他感到窒息的程度。It was one thing to dream about life as an endless parade with noenemies to fight, and another to experience it。(这句很棒,想了很久不知道怎么把它翻译的更具内涵,所以把原句搬上来了。)

  而现在他却已经这样过了三年,他早被淹没在了无聊里。

  没有人来告诉他他错了,没有人批评他的论据——这是他参加Muggleborns本来的乐趣,但自从他假装同意了他们,他的这一点乐趣也没有了。他必须假装同意他们,因为他要在这个社会中争取到一个Malfoy应有的地位,而这必须确保他们是微笑着面对他的。当然,因为上帝的缘故,当他在玩Quidditch时总算没有一个人可能会去成为一个告密者了。其实如果没别的事了的话,Draco就差不多可以安定下来了,但自从他完成了关于他的“救赎”的计划后,他好几次试图好好玩一场Quidditch时,都找不到一个像样的追球者作为对手——他们的犹豫其实是打败了他。

  而这些就是为什么Draco认为他不得不离开英国,以至于在最后,他能在大陆上找到一些城市,在那里他的美丽和金钱会让他赢得应有的注意,他会得到他不可缺少的,但没有其他并发症的声誉。

  “Draco?你在听我说么?”

  真是糟糕。正常情况下,Draco的面具从不会滑落到足以让其他人注意到他其实是在关注别的什么更有趣的事——关于他自己的。所以他带着令人称心的笑往前倾了倾身子,“所以你是和Sarah一起划船了?”

  “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争吵。”她感到有些宽慰的继续说,“然后她对我说……”

  “Malfoy先生,您的一个猫头鹰信件。”

   Draco转过头,惊讶的看过去。在这个特殊的餐馆——,有一套特殊的规矩,他们抓获所有飞入的猫头鹰,并告诉服务员那是谁的信件,然后让他们决定他们是否应该去打扰那个人的用餐。而在这里,Draco并不是经常的会被打断——这里的经理恶狠狠地保护着他的隐私。

  但是他一眼就看出了为什么这个服务员做出了这个前所未有的决定。停在他胳膊上的,是一只巨大的有角的猫头鹰,深色羽毛好像能发出黑色的光,它看起来好像能刺穿人类的头骨,还有它眼中那凶猛的眩光。这样的猫头鹰通常不会同意服务于倾向于等待的主人。而the Hunter’s Delight的服务员显然也不想失去为Draco Malfoy服务的机会——一个社会的宠儿,然后给另一个不同的人机会去负责他。

  “抱歉,Anne。”Draco说,她向他眨眨自己的眼睛,抖动的睫毛让她看起来好像要晕过去了。他从猫头鹰脚上取下信,然后打开了它。

  亲爱的雪貂脸。

  Draco觉得他的嘴巴在看到信函中的称呼语时就张开了,而他的睫毛可能是像Anne一样的眨着。下一瞬间,他的肾上腺激素踢着他去寻找信函末尾的签名,他知道在那里肯定有什么。

  他哼了一声,因为那里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聪明,Granger,他想,但你应该想到这个开头就足以让你暴露什么。

  但不论如何,他开始慢慢的阅读着这封信,品尝着里面半是嘲讽半是仰慕的话。“神秘”不会持续太久的,他想,Granger也许发现了自己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并认为这足以激起他的好奇心。

  看完后,他把信装进了口袋,然后向Anne露出他最迷人的微笑。“我恐怕我要离开了。”他说,“但请你留在这里,尽情品尝任何你所喜欢的酒,我会为那些结账的。”他又用一个微妙的点头向侍者表示,是的,请留在这里,也许足够的酒钱会让你闭上你那喋喋不休的嘴。

  “谢谢你,Draco。”Anne说,她又一次脸红了,她总是这样,而Draco受不了经常这么脸红的女孩。

  还有一个更简单的,至少,如果约会Ganger是一个遥远的可能性。他被自己的想法吓的转身朝门口走去,我可以肯定她不会那样做的,他想。

  而这时,Astoria Greengrass 拦住了他。

  她像往常一样低垂着她的眼睛。她穿着一件纯粹的银白色礼服,那透明和暗示着的进攻看起来很惊人。Draco深吸了一口气,如果她有,哪怕只有,像她承诺的火花般,钻石般的个性,他就会对她有点兴趣。但相反,她是沉闷且平淡的,所以他对她会有礼貌,但没有更多。

  “我很抱歉,Greengrass小姐。”他咕哝着说,并试图花点时间去构造一个恰当的悲伤以表达出来,“我不能停下来,我有一件紧迫的事情,我正在路上。”

  “我知道。”Draco记忆以来Astoria第一次抬起头,望向他的眼睛,“是关于一间新房子?还是一只新宠物?也许,那是一只雪貂?”

  Draco倒抽了一口气,第一次有女人能让他这样做还是他在圣芒戈时看见他饱受折磨的母亲。Astoria还是脸红着,但远比她以前更勇敢的,她仰着她的头盯着他,好像在进行不屈不挠的挑战。

  她那么说着——就好像是那封信的寄件人。

  Draco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写信的人说他有很多得到关于他的消息的渠道,而这又不像是Granger做的到的。

  “我亲爱的。”他轻声说,“那件事也许并没有那么重要,我想你可能已经给了我一个足够的原因让我这么认为。”

  Astoria的脸更红了,但并没有红到平时会让Draco打断她的那种程度。“我有么?”她说,然后低下了头,Draco只能透过她散落的发丝和长长的睫毛看着她的眼睛。她是个美丽的女人,尽管他从没意识到这件事,但现在他开始注意到了,也许一颗那样燃烧的心灵确实总在一副美丽的面孔之后。“我很高兴你这么说。”她停下来,想了想,又补充到,“但也许我们可以晚点谈谈?如果你有一个很紧急的事情的话。”

  “是的。”Astoria说,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也许我可以为此安排一个时间,Malfoy先生,也许是两周后,也许不是。”她的眉毛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然后对她点了点头,像他母亲一样富有魅力的转身,离开了餐厅。Draco惊奇的注视着她,她甚至没有允许他的一个吻手礼,而这在他们其他时候的见面里是不变的习惯。

  然后他转过身,向Anne飞去一个吻,这与之前很多时候是不同的——这样即使他离开了餐厅,也没有人可以说他是去跟随Astoria了。不过他仍然认为去拜访一下Granger是一个重要且有趣的安排。

  一个新的认知在他脑海里出现,他以一种绝对会震惊其他见过他的人的方式笑着。

  事情正在变得有趣。



  Harry咧嘴笑着,他不得不裹紧他的隐形衣因为他快要忍不住在餐厅里跳起舞来。他坐在一个很好的位置,让他可以观察到Draco读信时的表情。

  他知道他会感到很有趣,他会被那抓住注意力,他会去挑逗和追求,也会让他自己被挑逗和追求。看到他的表情了么?当Astoria提起雪貂时。当然,基于他过去对她的认知,他可能会怀疑。但这仍很有可能成功,因为他想听。现在Astoria看起来是一个好的作家和一个美妙的谈话对象,他会对她越来越感兴趣,直到他爱上她。

  Harry有一瞬间的内疚,毕竟在某种意义上,这对Draco来说是个谎言——这些信是他写的而不是Astoria,信中的那些情绪也是由他开始的而不是Astoria。而这会让Draco对Astoria的一些想法和认知不是真的。

  但他耸耸肩,事情总是没办法是完美的。也许在另一个完美的世界,他可以和Draco一起约会,但那显然是不可能发生的。所以至少,他可以把Draco交给一个他知道的,可以让他快乐的人。

  他偷偷地从门口出去,然后走到对角巷一个被墙围着的,很容易被人忽略的角落——他在那安排了Astoria的见面。当他到那儿时,她正来回踱着步,她的眼睛在发着光。她转过身来,下意识的抽出自己的魔杖来迎接他。

  Harry举起双手,抬抬眉毛,对她笑了。

  “你看到他了么?”Astoria激动的说,她提着她昂贵的裙子转了一圈,做了个即兴的舞蹈动作。Harry的笑容更大了,他其实蛮想让Draco看到她现在的样子,她的眼睛亮闪闪的,她的脸颊红红的,她笑的十分开心,这使她看起来比穿着世界上最好的长袍看起来都好。但是现在Draco Malfoy需要一个如镜子表面般明亮完美的人来吸引住他。而Astoria这样的,真正的美丽反而会让他倒胃口,就像对他来说,Harry的性别问题。“你看到当他读那封信时的表情了么?”

  Harry笑着点头。是的,他想Draco那一刻的脸可能是他这一生中最棒的回忆了。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他鼓鼓鼻子,好像有人会去捏捏它。他的手已经拿起了信并撕开了上面的一个角。然后他以一种Harry从没见过的认真读着他——纵使是在他想要赢得尊重的关于Muggleborns的辩论会上。然后他从他的椅子上跳了起来好像被什么扎了一下。

  他毕竟不是完美的,Harry沾沾自喜的想。如果他是,那这个情节也不会发生了,因为那样他就不需要任何人来干涉他的生活以使之变得完整。不过他仍有他的骄傲,所以这个计划最好还是更隐秘点,尽管一点谎言对他来说是有好处的。

  “我不敢相信。”Astoria拍拍手,然后握起双手,对他微笑,“起初我有点不舒服,因为我不相信他不会弄清楚。但现在……”

  “我知道。”哈利向她保证,“我知道他会怀疑我的朋友Hermione,因为没什么别的人知道他曾被变成一只雪貂,而显然他也不会认为一个男人会给他写情书。”他感觉到他说的这一点其实是一个小麻烦,但他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某些想法。That was just the way the real world was。“但当你放弃一些参考和引用时,把它当作那是你自己的就会更容易了。”

  “我欠你太多了。”Astoria说,她的眼睛变得柔和且模糊。

  Harry吻了吻她的脸颊,“你只要准备好接受他给我的回信。”他说。他幻影移形回家时Astoria仍在点头。

  是的,然后接下来最好的事就是Draco允许自己被交给这样的一个人。



  “Granger。”

  自从战争结束后已经过去五年了,但那并没有改变Granger太多外表上的东西——或者只是Draco这么认为。直到他离她很近时他看到了她眼里的冷淡,那以一种不同于Astoria那样的年轻女孩的热切——至少今晚她是的,吸引了他。她给了他一个简单的点头,“Malfoy,我工作到这么晚的唯一理由就是这个你要求的会面。所以为了什么?你需要知道更多的关于家养小精灵的法律?”

  Draco坐在Granger桌子对面的椅子上,试图决定下来一个最好的,询问她有关这封信的方式。Granger无动于衷的看着他。他们在她的办公室里——她早在部里得到了工作。Draco发现考虑她办公室一周又一周变换的标识远比考虑她的态度容易的多,有时她是部长的特别助理,有时她又与魔法部的控制监管部门合作,有时她又是执法者,而这取决于她当时更倾向于的改革运动是什么。

  Draco得说,Granger不只是简单地提出它们,她更是让改革成功的专家。

  那也许是她给我寄这封信的原因,Draco想,在他和Astoria有过对质后,他更想知道那到底是不是Granger,但他不得不问。现在他认为他可能有理由问了,如果是她的话——毕竟一个足够赢得改革的女人可能会决定她能赢得任何她想要的男人的心,即使是一个对她来说更高贵的血统的。他从口袋里掏出信递给她,“我想知道这是不是你写的。”他平静的说。

  Granger读着信,眼睛渐渐眯了起来。她什么也没说,甚至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取而代之的,她把信放到桌子上,然后拿出羊皮纸,用羽毛笔蘸上墨水,写了几行字递给他。

  Draco读到她关于这封信的第一段的抄写时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她的笔迹与他所收到的信上的完全不同。然而,“很有魅力的手写体。”,他说。

  Granger挥舞着她的魔杖,仍然没有发出声音,而她在纸上的字旋转着改变了。Draco又将他们与信件进行了比较,但它们看起来还是完全不同。随后Granger又加上了一些常见的伪装魔咒,这让她的字每次都不同于一开始她写下的,但那仍与Draco所收到的不一样。

  Draco仔细的看着她,同时散发出了一点自己小小的魅力,而如果这时Granger的心跳或呼吸发生了什么瞬间的变化,便足以证明之前的一切都是她的谎言。“或者也许你用了另一种伪装魔咒把它送来?”

  Granger终于说话了,她的声音是足以让Draco欣赏的冰冷和轻蔑。“你决定认为我的解释是花言巧语的速度令我难以置信,Malfoy,郑重声明,不,我没有给你写那封信。很多人都看到过你变成了雪貂,那发生在公开场合,记得么?当然,我不确定他们现在是否还记得那件事。但我知道Ron之前一直在讨论这个,甚至用魔法让一个墨水瓶像你当时一样上下晃动,任何人都可能听到他说的。”

  Draco低下头站了起来,现在看来Astoria更像是嫌疑犯了,“谢谢你,Granger,愿意接受我的会面要求。”

  Granger笑了笑,紧紧地看着他,然后挥动她的魔杖,Draco手中的她的笔迹被溶解成灰烬。“不客气,Malfoy。”她说,转身回到她的档案堆里。

  如果Granger是一个纯血,更美丽且拥有更多的金钱,以及更少的职业道德以至于她能全身心的投入到我的身边,那我并不介意她就是写信人。Draco离开的时候想到。

  然后,他摆脱了这个想法,并且随意地使用他的傲罗人脉让Weasley下星期接到了侮辱性的任务。哦,他还有一封信需要来撰写。

  


  当他向Grimoire打开窗户,以接收来自Draco的回信时,Harry的喉咙猛地收紧了。尽管Grimoire并不是那样的雪白,它温和的眼睛看起来还是和Hedwig太像了。

  他叹了口气,取下了那封信,给了猫头鹰一小片咸肉作为答谢。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Harry,你不能再想了。Draco可能会说这种情绪是软弱的。

  然而,另一点是Draco和我永远也不会在一起。

  Harry摇摇头,撕开信封。如果他不能停止思考一些事,那就是他所不能拥有的,不过他已经与自己和解了。

  当他拿出这封信时,他顿了顿。Draco使用了有香味的纸,但Harry并没有觉得他认出了这种香味的意义,不过那闻起来像是霉味和木香。他打了个喷嚏,然后抬起了眉毛,他意识到Astoria在某一刻也许可以认出其中可能存在的象征意义。

  他闻不出什么,但他也没有理由放弃阅读,于是他开始看那封信。


  My writer,

  我只能这么称呼你,因为你并没有给我你的名字。

  你可能认为我的代词“My”是自以为是,具有占有性且麻痹的(?)。但我不这么想,你建议与我进行十分亲密的关系——反对者和批评家。在之前,许多人都渴望得到这个地位,但过去几年里少了很多。我得警告你,我的标准只是变得更严格而不是放松。我需要一个能够理解我的思想的人,而那个人会成为我的磨刀石,我也会成为他的。


  Harry微微一笑,“Astoria不会理解他这些想法的。”他大声说,但他的眼睛已经跳到了下一段。

 

  你选择以这样神秘的方式来接近我,这为你增添了一些有趣的潜力,而我也可以把这看成是弱点,你不觉得自己足够坚强到可以公开发言。


  Harry哼了一声,晃了晃手中的纸,“继续做梦,Malfoy。”


  但这也可以看作是力量。你给了我一个关于你的挑战,看我是否敢于挖掘到表面之下。如果我因不明白你是谁而把你的信封住在怀疑的阴影之外,那么我就像你不配我一样不配你——因为很多人会毫无疑问的说你不配我。

  我无法抗拒挑战。我想我在过去几年里,已经表现的比一个可能的我更合适的自己。

  舞会开始了,My writer,我会找到你,最后我会让你承认是你写了这些信。我会软化你那用来严厉批评的嘴,并让其允许我用舌头打开它。(I will make you soften the mouth that you would use to speak harshcriticisms and open it to admit my tongue.这句真的好苏啊啊啊!)

  I’m coming.

  My writer,

  I'm your

  Draco Malfoy.


  Harry在读到信的结尾时,吞咽了一下,然后闭上了眼睛。他不想向Astoria展示这部分,它看起来过于亲密。

  他有一些担心Draco会一边保持着他的言辞一边追踪到信件真正的来源。

  然后Harry摇了摇头:Astoria就是它们真正的来源,你不应有所畏惧。Draco认为他在和一个女人写信,记得么?不然他不会像这样的调情,有很多原因让他永远都想不到这些是你写的。

  Hermione告诉过他,Draco曾非常奇怪的访问她。当然,她认出了Harry在信上的笔迹。她严厉的警告Harry关于他和Malfoy玩的这个游戏,但她没有泄露他,也没有阻止他。

  她也说了,还没有一个迹象表明他认为Ron或Harry是那个写信的人。

  那个男人甚至没有把他作为情人的考虑。他认定写信人一定是一个女人,而这会让他一开始就走错方向。即使在遥远的某一天他发现了,但那时他肯定已经坠入了爱河并愿意原谅发生的一切。而他能做的不过是鄙视他——就像很早之前他一直在做的。

  在他复印信件并将副本发送给Astoria之前,Harry轻轻地用一只手指抚过那两个单词——

  My writer

  但是他又叹了口气,然后继续去进行那能让他爱的人快乐的计划。



评论(6)
热度(64)
  1. E家小荳蔻檀幺 转载了此文字

My Draco.
Mine.

© 檀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