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幺

【未授翻】【德哈】Providence by:Lomonaaeren(3)

天啊你们无法想象我每次翻译Draco的信时有多么激动,太撩了啊Orz

我真的爱死这篇文了,这里的Draco完全符合我想象中的,哈哈反正他已经知道那不是Astoria写的了,大家来猜猜有多久他能猜到那是Harry?

还有,那个,在看的小天使们吱一声好伐~给我点动力嘛~


Providence by:Lomonaaeren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83520/chapters/627530

Summary: Harry is in love with Draco. Draco won’t look at him twice.But even though Harry can’t have him, Draco still needs someone who makes himhappy. And Harry has an obvious solution: write Draco letters whilst pretendingthose letters are from Astoria Greengrass, so that Draco will fall in love withAstoria, who adores him. It’s so brilliant it just has to work!

 

简介:Harry爱上了Draco。但Draco不会再看他第二次了。可即使Harry不能拥有他,Draco仍然需要一个让他开心的人。对此Harry有一个明显的解决方案:给Draco写信,但同时假装那些信是来自Astoria Greengrass,从而使Draco爱上一直十分爱慕他的Asroria。这是多么聪明的一个主意只要Harry能成功的做到它。



Chapter3: What Astoria Greengrass Said

  “我有点紧张。”

  Harry笑了,因为Astoria正背对着他站着,她看不到他的脸。她还在如她所说的那样紧张的把一个金色的珠子编进她的头发里。Harry轻轻地按住她手,然后让她转过身来。Astoria用坚定的目光望着他——尽管她的嘴唇还在颤抖。

  “你不用担心。”Harry说,“他会爱上你的。”他喜欢这句话的双重含义。Astoria的脸看起来放松了点,好像这句话已经使她放心了。

  “但是,如果他问我一些关于信的问题。”Astoria说,但没有把这个句子继续下去,尽管Harry正等着她说完。她的手指绕在头发上转了一圈,然后Harry又一次阻止了她以防她就这么把发型毁了。她解释过,这是一个传统的纯血的发型,一些金色的珠子,甚至一个小铃铛,可以给她的动作添加一个柔和的音符,不显突兀和笨拙。

  “那有怎么样?”Harry对她笑道,“我已经把我写到的和我收到的一切都给你看了。你必须记住是你写了他们,你会和他成为最好的一对。”

  “你确定。”Astoria在那句话的结尾扬起眉毛,就好像她已经开始怀疑他了一样。Harry不能容忍这样的事发生,因为怀疑绝对不是可以对付Draco Malfoy的办法。他们一定要无畏的前进,就像Harry一贯的方式。他抓住她的胳膊,晃了她一下。

  “当然。其他想要他的人,从没试过主动赢得他,就像你现在这样,有么?他们只是坐在那里等着他注意到他们。而你是唯一个明白他,并强制他注意到你的人。”

  不知什么原因,Astoria皱了皱眉,缓缓地摇摇头,引起了一阵迷人的旋律——Harry知道Draco会发现那很有吸引力。“我希望它不一定非要是这样的。”她说,“我希望,有一次,他会注意到我,只是因为我足够耐心、漂亮和随和。”

  “Well,现在你知道更好。”Harry说,“但他不会选择一个被动的人,他想要的是一个积极的伙伴,一个能挑战他,并愿意迈出第一步追求他的人。”

  当Astoria抬起头微笑时,她眼底仍有些阴影。但在Harry问她原因之前,她开口说道,“你会在餐厅里的,以防发生什么事。你告诉我的。”

  “我当然会。”Harry说,“在隐身斗篷之下,因为我不想分散Draco对你的注意力,如果他看到我在那的话,他会觉得有必要过来和我争论。但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我会准备介入。”

  “Good.”Astoria穿过她家的主室,站在一面墙上的镜子前检查自己。Harry从来没见过有这么多奢侈品的房子,但他毫不怀疑Malfoy庄园肯定比这更甚。而我永远不会和Draco一起住在那里,很好,他想。

  Astoria弯腰靠近镜子,调整她头发上的金珠,并整理了一下她臀部下方的金色长袍——这对Harry来说有点微妙。然后她立着一只脚尖旋转了一圈,让她的长袍绕着她周围飘动着闪耀。然后她果断的点点头:“我准备好了。”



  Draco迈着大步走进了the House of the Sun,他几乎控制不了他的情绪。他感觉他的血液沸腾在他的脸颊和大脑,他因在与Astoria约定的时间前几个小时收到的一封信而激动。


  Bone-skull(头骨头???额,不知道怎么翻译这个词…),

  我敢肯定你没想到我会在你上次那封信之后不久就回信给你。你看,我是知道你的。我知道你已经习惯了主导每一种情况的发生。你会坐在那里沾沾自喜,一定的,你会吓到我。你会想到一个足以让我以一个处女般颤抖、战栗甚至崩溃的,用你那舌头打开我的嘴唇的方式。

  你个白痴。

  我可能会爱你——真的,这是有条件的,不妨给这个感情一个不同的名字——但我不是敬畏你。我会用冷嘲的眼光看待你所有的错误,我看到当你不得不和别人打交道时,你的骄傲变成了傲慢,我看到当你赢得一场辩论时你恶毒的微笑,而这些辩论证明你对那些Muggleborns并不是十分真诚的。而不管你是赢了还是输了还是不得不承认你错了时,你都是一样的高兴,我开始想你在公共场合做的这些事有多少是为了公众,而不是真的因为你性格的变化。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你是一个比我想象中更好的谎言家。

  但你也会得到我更少的尊重。

  我想要一个可以改变的,可以挑战我使我改变的,可以向我提供我从未考虑过的观点的人。当然,我已经经历了很多与你相同的经历,派对,舞蹈,很多无意义的对话。我想要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也许是另一个圆滑的,不诚实的骗子和演员?不是么。毕竟我可以有一打准备握着我的手娶我的人。

  我是一个征服者——和你一样。如果你认为你可以轻率的将你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那你应该知道一件事。

  我会咬的。

  一个真诚的朋友。


  关于Granger说的有关那封信的事,Draco至少有一半不相信,不过另一半可能的真实还是足够了。而且确实可能是他搞错了,她以一个小女孩作掩饰隐藏了她是一个征服者的事实,有何不可?毕竟在这之前,他甚至从没给过她太多的注意。

  想到这,他在餐厅中间停了下来,悠闲的转了转头,让他足以扫视整个餐厅——立刻的寻找到Astoria,顺便欣赏这里的美景。The House of the Sun是一座巨大的玻璃的圆形塔,在从Diagon Alley开出的前门和这个塔之间有一个自动的幻影移形点,所以你只要踏出一步,就会突然到离地面几百英尺的地方来。阳光从每一扇窗户照进来——在已经被咒语将耀眼的光芒减弱到合理的地步。地板上装饰着巨大的深红色、绿色、蓝色和紫色的略高的木盾一样的东西,他们支撑起圆的玻璃桌,他们自身的颜色在阳光的折射下穿行在玻璃中。Draco一直很喜欢来这个地方,因为这里让他充满了火焰与高度的感觉,就好像他是一只涅槃的凤凰,翅膀上抖落着火焰。

  他几乎是立刻就看到了Astoria,并向她微笑着致意。她穿着一件黄色的裙子,坐在一个由金色的木盾支撑着的玻璃桌旁。Draco走近她,牵起她的手举到唇边,她冷冷的看着他的眼睛,毫不退缩,然后在他的嘴唇刚碰到她的手背时收回了手。

  “Well,Malfoy。”她说,“我在想你是否会出现。”

  “我说。”Draco将椅子拿到了桌子的另一侧,懒洋洋的说,“一点钟,就是这样。我从来不会迟到,那是庸俗的。”(Draco这里用的是vulgar,庸俗的,也可翻作下流的,嗯,也就是下面Astoria的意义所指。)

  “我可不这么想。”Astoria说,她的声音甚至不能让他听到,“你将超越vulgar,如果那是适合你的。”

  即使是这么轻微的暗示,仍然超过了Draco这几个月收到的所有,并像某种毒品一样影响了他。他向前倾身,像是去进行一场充满血腥的战斗和狩猎的挑战。

  “我可以,事实上,我可以相当肮脏。”(这句好苏啊,嘤。)

  Astoria扬起眉毛,但是既不移开对他的视线,也不脸红。Draco不得不集中精神避免自己像小孩一样不自在的扭动起来。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

  Harry咧嘴一笑,端起一杯酒,慢慢地呷了一口。他最不想做的事就是跟Draco和Astoria在同一家餐厅喝酒。不过,为了确保他没有激怒the House of the Sun的工作人员,他早就点了一顿大餐,并吃了大部分,他已经要求了一定更小的东西,而这里的工作人员似乎很乐意他坐在这里,只要他想。

  Harry试图去听他们的谈话,但Draco一直让他分心。他穿着以前Harry见过的炭灰色长袍,他的头发梳的整整齐齐,他用特制的鞘把魔杖别在腰间,他的眼睛那么明亮,他的脸轮廓分明。

  所有这一切跟以前都是一样的。

  然而,他看起来又不那么一样了。

  Harry认为他的眼睛是最大的区别。他的眼睛变得更加敏锐,他盯着Astoria,就好像一只估计着狩猎动物并想着能吃多少的猎手。然而Astoria似乎并没有受到干扰——Harry教她的一种魅力咒帮她掩盖了不少的脸红。

  Harry记忆以来第一次看到Draco这样和某人在一起。他很有生气,热切的反击Astoria对于食物的温和而机智的建议。Harry从没想到他可以这样。

  是的,他和她在一起。很快他们就会在一起。

  Harry咽下一大口酒,比之前一小时里的每一口大得多。然后他放下了酒杯,摇了摇头。他没有权利去感受这个小小的发光的,处在他胸口的痛楚,他也没有权利去希望Astoria会花费更长的时间吸引到Draco——那也意味着他不得不继续观看他们的这种会面。

  毕竟,这些会面会伤害到你,那么他们的计划最好尽快完成,不是么?

Harry再次瞥向他的杯子,他学会了Hermione的一个咒语——它可以把任何可以反射的表面变成一个镜子。尽管Hermione这么多年来仍然强烈反对占卜,她告诉过他“scrying mirror”这个咒语是不正确的。它只能看到实际发生的事情,或者是就在眼前的,但不是未来。Harry向她保证他永远都不会试图看到未来,她似乎感到很满意。

  不过这是一个很好的,不用转过身去,就能看到Draco和Astoria的方式。

  Harry看着他的酒杯,他眨了眨眼睛,Draco仍然向前倾着身子,他的眼睛集中在Astoria的脸上,他的微笑带着轻微的欣赏,但有些事情似乎发生了变化。Harry不认为他可以为之名状,但如果他不是很多年看着Draco的话,他可能永远不会注意到这一点——Draco不像之前那样参与其中了。

  那是愚蠢的,Harry知道这么想是很愚蠢的。Draco的脸上甚至任何改变,也许他的笑容已经变小了一点,但那是可以预料的。Draco向来不想表现出太多的感情,即使是在这里,只有富人和纯血光临的餐厅,因为总有一些十分富有的顾客会认为,如果他们能通过向报纸出售秘密来增加他们的财富是明智的。

  Astoria有时远离Draco,心情不稳的看着餐厅的角落。她的手指以一种Harry看起来像是可以放松紧张的方式敲在桌子上,但结合凝视来看,那更像是无聊的表现。

  我希望我可以听得更清楚些,Harry想。他坐在那里,他注意到了他们大部分的谈话,但显然现在他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事,而他却因为自己不恰当的心痛而分了心。

  现在集中注意力,他对自己说,并施了一些咒语来提高他的听力。这是关乎Draco的事,不是你自己。



  Draco学会了不要忽视他的直觉。它已经警告过他两次有人试图来庄园暗杀他的母亲,它也曾警告过他不要再为他父亲的自由请求哪怕是看起来处于最慷慨和宽容的状态的部长。

  而此时此刻,他的直觉坚持说,坐在他对面,并不是给他写信的那个人。

  但这也并不意味着他总是要凭直觉行事。他还不太了解Astoria,他当然不知道她可以要求一盘精致稀有的水果就像是一个同去私人房间的邀请。他的脑袋里已经有了一幅描绘他的写信人的画,但所有那之上的细节却并不精确。

  更有问题的是,,Astoria似乎已经失去了对他的兴趣,而这并不应该发生,无论他们的对话持续了多久。她凝视着the House of the Sun的一个角落,她的手指轻轻地敲着桌子——那根本是不应该的。无论Draco是否被视为她的最终挑战,他打算拿下她。

  “我想。”Draco轻声说,以一个曾令很多女人印象深刻的声音说,“你怎么看待我努力的影响Muggleborns关于他们的孩子与纯血孩子的不同学校。”

  Astoria的视线从一个有着一对绿眼睛的角落转回来,看了她一眼,她的声音变得比之前更加娇嗲。Draco很高兴,这至少说明他对她是有影响的。

  “我对参与其中的你很感兴趣。”Astoria说,她赋予了他一个美味的重量,这让Draco稍稍挪动了一下,“但除此之外,我必须承认,我找不到任何可以触及到我关于他们的兴趣。就算泥巴种和纯血孩子在年轻的时候分卡教育,他们还是会在一起接受Hogwars的教育。纯血的教育,关于他们是来自魔法世界最高且最高贵的部分,应该由他们的家庭来灌输。我们都是这个教育制度的产物,我们是了不起的作品,不是么?”她的睫毛微微垂下。

  Draco笑了起来,并假定她会认为他的微笑是增加了对她的掠夺性的兴趣。

  而不是惊讶和愤怒。但是它是。

  My writer使用的术语是Muggleborn,即使是在私人的写作中他们都得到了应得的尊重。而她说,泥巴种,随便的,在任何人都可以听到的公共场合。

  我不认为他们是一个人。

  他继续轻松地、流利地和她谈话,关于Slytherin House,关于他们都知道的人,比如她的姐姐Daphne,关于深奥的魔法。她总是很容易跟上他,甚至是当他冒险的进入关于神秘魔法的外部分支,通常Draco会对这样的一个谈话伙伴留下深刻的印象。

  但不是现在,不是当他被强烈的震惊回荡着冲击的时候。

  那么到底是谁在和我写信?而又为什么Astoria会知道信件的内容?

  显而易见的答案是这是一个阴谋,但是Draco的想法明显的碰了壁——为什么一个如此了解他,并知道如何引诱他,使他追逐她的女人,会放弃自己这么好的得到Draco的机会而让给Astoria呢?

  也许她已经结婚了?

  但是这样的挑战对Draco来说简单的疯狂。如果她完全了解他,就该知道他很快就会发现Astoria并不是那个写信人,也并不会把婚姻看成他们之间的障碍。婚姻可以解散,许多过去几年一直和泥巴种在一起以获取更高社会地位的纯血,后来都会发现他们对自己传统的忠诚比他们对这个世界善意的忠诚要强得多。

  也许这个女人比她看起来要愚蠢?但Draco不认为那样自卑的头脑会写得出那些话,而就算有,那些话也不会对他有这样强大的影响力,这是第一位的。

  这些结论毫无意义,Draco不得不回到他最初的结论上来——Astoria并没有写信,那是别人。他必须些一封信,困扰并引诱他的写信人暴露自己。

  “这很有趣,Greengrass小姐。”Draco说,并在结束晚餐的时候伸出自己的手去帮助她站起来。而当她站起来的时候,Astoria似乎又把注意力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但Draco提醒自己,这可能又是一种欺骗。她的笑意在眼睛里,却将一个面具牢牢的贴在脸上。“我期待着在其他时间或地点见到你。”他说。

  这是他从未说过的关于约会的话,Draco平静的笑着,等着看她是否会认出来。

  Astoria的瞳孔缩小了,但她说,“我想我会定下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我反思了一下,认为the House of the Sun是不太合适的。”

  然后她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Draco礼貌的等她离开,然后再走掉。没有必要让人们认为他们在一起了,因为很快那就不再是真的了。

  此外,他可以利用这些时间来反思他需要写的信。



  “我不明白。”Astoria用一种低而不安的声音说,她在Harry的活动室里踱来踱去,“不知道为什么,Draco与我想象的不一样,当他离你很近时,他似乎就不那么迷人了。而一旦我有了这样的感觉,我就并不是那么绝望的想要得到他的注意力了。”

  Harry坐在椅子上,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像是明白了她在说什么。但是自从分享了一个与Draco的约会和微笑后——即使是半抽象的方式,他只是在离开时对Astoria笑了笑——但这是他长久以来的一个梦想,他怀疑他会对那产生共鸣,不论他有多么集中精神。

  “我想找到一个人注意我,只是因为我是我。”Astoria突然转过身来,盯着他看,“一个不需要去哄骗和说服他注意我的人。”

  “但我不认为Draco会以他自己的意志注意到任何人。”Harry指出,“他认为他对他们够好了,而你和其他任何一个试图去判断他的女人是一样的。”

  Astoria眨眨眼,“我没有意识到那个。我一直相信,只要找到一个能充分激起他好奇心的人,他就会结婚。在他搜寻了这么久之后,他不会想让她离开。”

  “我见过他和数以百计的女人约会,不同类型的。”Harry反驳,站起来继续说,“我想,如果是你说的那么简单的话,他早就找到那个她了。他从不给别人机会,Astoria,这是他最大的缺点。他坚信他是房间里最有趣的人,他会沾沾自喜的检查自己在自己的灵魂镜子面前,如果你把它留给他。没有人对Draco 残忍的 Malfoy来说足够好,所以你需要抓住并足够长时间的吸引他的注意力,让他看到你的好。”他停了下来,看到Astoria看着他,至少目前她眼中有些惊奇和猜测,他怀疑他让想到了,“用魅力咒掩饰你的脸红算是某种形式的欺骗?”

  “如果不是这封信,他可能永远也不会看到我。”Astoria喃喃地说。

  “所以呢?”Harry摊开双手,“我们只是使用了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手段。你只是个幸运的首先想到了它的女人。”Astoria因为某些原因笑了笑,但Harry并没有停下来问为什么,说服她才是更重要的,“顺便说你还得和Draco至少再约会一次。”

  Harry痛恨他在最后那句话中听起来的绝望,但如果他没有为Draco赢得Astoria,那他会在这世上得到谁?在Draco的直接圈子里没有什么人更适合他了,没有人像Astoria那样真正被他吸引着了。

  Astoria慢慢地点点头,“好吧,我能理解了。而且我喜欢靠近他,我感觉得到我的血液在沸腾,我…我喜欢在那,我只是想让他知道我是谁。”

  “只要你们顺利的相爱了,你就可以告诉他关于这些信的事了。”Harry微笑着答应她,“他只会憎恨我,鄙视我,因为我才是那个相处了整个计划并试图欺骗他的人。”

  Astoria点了点头,“好吧。”

  突然,Grimoire俯冲下来,从它羽毛竖起的样子看,Harry知道一定是Draco了。他咧嘴笑着鼓励Astoria和猫头鹰,接过信并打开了它,期待那分享了一些关于Draco和Astoria共享的晚餐的一些愉快回忆。


  My wirter

  你给我的挑战甚比以往。如果你希望我相信一个像Astoria Greengrass这样笨拙的,无聊的小女孩写得出你写给我的那些信的话,那你一定认为我很愚蠢,而你却很好的了解我,这真是个难解的问题。

  不过它使我更坚定的抓住你,这只是我们之间的比赛的第二次角逐,所以我原谅你认为我手无寸铁,只是不要再犯那样的错误。制造新的或更有趣的吧,至少足以让我对你兴趣高涨。

  我要你,当我走进餐厅时,我确信我自己是去见你的,我的血液在这场配对比赛(mating contest,唔,其实最适合的翻译是交配比赛……)中像龙一样咆哮。而当我发现Greengrass不是你时我得到了我的第一次愤怒和失望,不过看到你的身份仍然围绕着神秘,我经历到了从未有过的最强的吸引力。

  你以你自己的方式背叛了你自己。你想把自己隐藏起来,但你不能隐瞒一切。你了解我,你敢嘲笑我,你知道我在霍格沃兹的事,与我的圈子里的大多数人相比,你使用更简单直接的话,我不再认为你是纯血了,我相信我已经确信到你在Hogwarts的出现已经缩小到过去九年。不可思议的是,一个比这小的孩子才会用这种方式写作,而一个更年长的人会用其他方式接近我。

  你的羽毛笔的每一次挥舞都是我对你的监视,事实上每一个仔细考虑过的字,除了展示你炽热的灵魂,就是让我更接近秘密。

  你警告我你会咬的,你说你是征服者。我希望,My writer,你的投降和你的斗争一样美丽。

  My writer

  看着你的征服者的签名,

  Draco Malfoy.


“Harry?”Astoria的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她听起来很担心,“怎么了?你变得如此苍白。”


评论(20)
热度(92)
  1. 红茶杯与苦咖啡檀幺 转载了此文字

My Draco.
Mine.

© 檀幺 | Powered by LOFTER